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或许并未过时
2020-02-08 08:17:36
  • 0
  • 0
  • 6
  • 0

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或许并未过时

凡是稍微具备一点社会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世界上很难存在绝对全面、绝对理性的事情,或许只有个别圣贤才能符合尽善尽美的标准。诸如有人在街上行走时发现,某男突然拽下了某女的随身挎包,然后就开始跑路,某女则在后边追赶,那么此人立即拨打手机向110报案,恐怕是正常人的本能反应,如果他在电话里肯定会这样描述:“我刚刚在某处看到有人抢劫,请公安迅速出警”。这样的叙述方式,按说绝大多数人都是可以理解、认可的,事实上或许也找不出更加精炼、合理的表达。但如果从绝对全面理性的角度来看,那么这通报警电话至少存在以下三处“硬伤”。

首先,我国法律明文规定,未经人民法院审判,其他任何机构、组织、个人都无权给任何人定罪,而当时某男只是拽下了某女的随身挎包而开始跑路,在人民法院尚未受理的情形下,报案人在报警时就把事由说成是“抢劫”,那么势必涉嫌诽谤、造谣或者寻衅滋事等罪名。其次,报告人事先并不知道事情的整个来龙去脉,也许那对男女是熟人关系,那个挎包的所有权本属该男,但被该女拿走,该男只是拿回属于她自己的东西而已,因此报案人的举动至少是不全面、不理性......。况且也无法排除某男某女的行为是在为某部电视剧录制场景,那只不过是人家的正常工作......。

因此他正确的表述方式,或许应该变成这样:“警察同志:我在某路口看到某男突然拽下了某女的随身挎包,该女正在随后追赶,请您过来亲自看看如何。”如此表示,或许理性了,全面了,而且警方或许也当真失去了对报案人进行训诫的理由,不过出警的可能性或许也就直接清零了。与其如此,报案人还不如索性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此岂不更加理性、更加全面。

按照这个逻辑推演下去,当年汶川地震时那个第一时间冲出教室并且大喊地震的中学教员范美中先生,恐怕早已涉嫌违反犯罪,因为只有国家地震局才有权力发布震情消息。范美中在大地震动刹那间那一刻,国家地震局肯定还没有发布关于地震的消息,因此范美中教员的首要任务,或许就应该命令学生原地不动,以便维持应有的课堂纪律......。同样,如果一名医生在诊疗活动中发现了传染病的苗头,他最好的对应或许就应该是保持沉默,因为上报时的具体措辞难免大费周章。眼科李郎中跨界说到了传染性病毒,在初始阶段存在表述不全面、说话不理性之瑕疵,即便今天在某些人看来或许仍然不乏咎由自取之处......

在改革开放四十后的当下,鲁迅先生的作品早已陆续被请出了中学教材,因此《狂人日记》的那句“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的描述,或许广大青年已经无缘见识,但历史的进程已经证明并且还将继续证明,中国社会这一百年来,在很多深层次的地方,并未发生明显的变化。许多人,尤其还是体制内的人,还是习惯于以圣贤的标准来要求体制外,而以截然相反的心态来对待自己。这种心态,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年在《反对自由主义》中其实早已阐述明白:“对人马列主义,对己自由主义”!这些经典著作,看来是禁受住了的时间的检验!

2020年2月8日星期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