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群众举报清华同方
2017-10-09 21:04:04
  • 0
  • 0
  • 3
  • 0

关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企业)涉嫌触犯刑法第167条、169条的检举材料

一,检举人

笔名:潘太史,知名网络人士

二,被检举人:

1,清华控股总裁、同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周立业

2,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北京同方创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范新

3,同方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以下简称“清华同方”)、同方科技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同方以衡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黄俞。

4,同方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北京同方以衡资产管理公司“委派代表”陆致成

共犯:北京新三板挂牌申报中的某旅行社(以下简称“小强旅游”)法人代表、总经理小强。

三,检举依据

其一:刑法第一百六十七条 【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因严重不负责任被诈骗,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其二:刑法第一百六十九条之一: 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违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利用职务便利,操纵上市公司从事下列行为之一,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无偿向其他单位或者个人提供资金、商品、服务或者其他资产的;

(二)以明显不公平的条件,提供或者接受资金、商品、服务或者其他资产的;

(三)向明显不具有清偿能力的单位或者个人提供资金、商品、服务或者其他资产的;

(五)无正当理由放弃债权、承担债务的。

四,案由及相关环节的证据

本案的线索,是在检举人在举报小强旅游新三板挂牌时无意中发现的,相关论述此前均已提交,详情请参照附件1及附件2,此处毋庸赘述。事关本案被检举人清华同方涉嫌触犯刑法第167条及169条之一的相关证据如下所示:

1,小强旅游2017年7月31日提交的法律意见书第41页对其融资对象“北京同方”的描述如下:

北京同方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基金编号SE2491 (私募)

2,北京同方即为北京同方以衡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同方以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委派代表:陆致成) 检举人注释: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同方投资有限公司为清华同方的再投资企业,董事长、法人代表即为陆致成,北京同方以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当为同方投资有限公司重组后的企业。

3,北京同方以衡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合伙人名称

名称 金额(万元) 认缴比例

1,北京同方以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50 1%

2,北京同方创新投资有限公司 7000 28%

3,北京市工程咨询公司(隶属于北京市发改委?) 5000 20%

4,盈富泰克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5000 20%

5.同方科技园有限公司 5000 20%

6,北京亚仕同方科技有限公司 2750 11%

同方系合计 15000 60%

4,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北京同方以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在2017年发生了变更,原来为范新,目前为黄俞。北京同方以衡创业投资中心的合伙人也有所变化,其中原先的北京同方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亚仕同方科技有限公司分别变成了同方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同方金控(北京)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但这显然是清华同方企业集团内部的重组行为,对于问题的定性不应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5,上述环节充分证明,北京同方以衡创业投资中心虽然名为私募基金,但其中不乏国有股份,而上市公司清华同方显然占有绝对控股权,清华同方的高管毫无疑问就是该私募基金的实际控制人。清华同方的惟一投资人即股东,则是清华控股,显然具备国有背景。因此,北京同方以衡创业投资中心的行为符合刑法第167条及169条的适用情形。

五,涉嫌犯罪的事实

1,根据转让说明书(2016年12月30日之一版以及2017年7月31日之二版)的叙述,小强旅游的资本规模(包括注册资本及资本公积金)充其量不过8000万元,尽管经管四轮融资,其注册资本不过478万(不妨按照500万计算),资本公积金总计7000~7500万。被检举人以及另外几家私募基金向小强旅游投资的轮次是第4轮,共计2500万(其中极少部分计入注册资本,绝大部分计入资本公积金)。第4轮融资的时间点发生在2016年9~10月期(从签约到实付),其中被检举人北京同方以衡创业投资中心的投资金额为1000万元。而在第4轮融资落实之前,小强旅游的资本规模(第三次融资后)不过5000~5500万

2,根据附件1叙述,小强旅游到2016年9月30日为止,累计亏损至少为1775万(2013年不在报告期内,亏损金额不妨忽略不计),拆除VIE架构的支出为3198万元。未弥补亏损累计高达4973万元。由此可见,包括被检举人在内向小强旅游投资(即所谓的第4轮)融资,小强旅游的实际资本为27万(有可能为零或负数)~500万之间,而且亏损趋势还在加剧之中,被检举人向提投资1000万元,明显符合刑法第169条之一“向明显不具有清偿能力的单位或者个人提供资金”的情形。

3,根据转让说明书二版的叙述,小强旅游2016年全年亏损1539万元,扣除一版报告期(2016年1~9月)亏损956万以外,实际上2016年10~12月的亏损为583万元。如果没有被检举人参与的第4轮融资,小强旅游在2016年年底就已经资不抵债、实际破产。而被检举人向小强旅游投资的时间点,则刚好是小强旅游处于濒临破产的关键阶段。

4,综上所述,被检举人在向小强旅游投资之时,该公司的VIE架构已经拆除完毕,小强旅游老板小强通过这笔交易(涉嫌违反《公司法第169条),详情参照附件以及附件而,实属利益输送)获利2200万元以上,实际上已经把公司淘空。而被检举人在这种情形下,依然向小强旅游这个濒临破产的企业投资1000万元,个中玄机着实令人无法理解。即便小强以新三板挂牌为托词尽力忽悠,但专业的投资机构应该对新三板的流通性哟所了解,何况小强旅游自从2016年12月30日提交申报材料以后,至今仍然未能挂牌,而且财务数据全部曝光,新三板的相关反馈也应该传达到了小强旅游,被检举人应该完全知情。总之,不论出于哪中情形,即小强如实向包括被检举人在内的第4轮投资机构讲述了小强旅游的实情,那么被检举人的行为显然涉嫌触犯刑法第169条之一“向明显不具有清偿能力的单位或者个人提供资金”的情形;如果小强隐瞒实情、虚构美好前景而骗取了投资,那么被检举人的行为势必涉嫌触犯刑法第一百六十七条之【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

5,检举人的举报经历比较丰富,这种涉及到上市公司涉嫌经济犯罪的举报,公安及检查机关均不直接受理(除非杀人、放火等刑事案件),而是必须先由证监会进行行政调查,如确实涉嫌犯罪也要由证监会移交司法部门。因此,检举人依法向证监会提交举报。

六,检举人诉求:

1,将附件一、附件二以及本次检举正文并案处理,彻底查明被检举人向小强旅游投资的相关内幕。包括对于存在利益输送之嫌的其它几家参与第4轮融资的私募基金展开调查,经手人与小强之间是否存在某种程度的对价关系(损害所在基金利益而为自己牟利之实)。根据检举人个人的判断,被检举人上当受骗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检举人与之素无往来,贸然向其通风报信或许会遭至不必要的猜疑,甚至还会被怀疑为别有用心或者蓄意敲诈勒索。因此断然举报,被检举人若能及时采取措施,或许可以挽回经济损失,从而避免刑事处罚。

2,根据转让说明书二版的叙述,2017年1~3月,小强旅游亏损437万元,按照平均月亏120万元的幅度估算,该公司到2017年9月30日为止,三个季度的累计亏损应该在1100万左右,公司剩余资本不过1400万元左右,小强先前在利益输送交易中非法获取的2200万元的VIE架构拆除费按说也还没有被挥霍殆尽。被检举人若能果断报案或提请诉讼保全,理应可以挽回损失,而且被检举人在受到行政调查后的举动,也可以作为判断其主观动机之依据,即上当受骗还是有意搞利益输送。如果被检举人依然无动于衷,则明显符合刑法第169条之一“无正当理由放弃债权、承担债务”的情形,理应移送司法、严惩不贷!

3,如果经过相关调查取证后,本检举内容完全或大部属实,从而有益于中国上市企业、投资市场之规范化,检举人希望依法按照国家政策获取应有的物质奖励以及精神奖励。

4,鉴于小强旅游正在新三板审核期间,证监会具有一定的管辖权限,不知可否采取相应的措施,诸如通报出入境管理局,限制其出境。

七,一点希望

检举人通晓人情世故,事先并未与清华同方进行任何沟通,但愿意在行政调查及司法调查阶段积极配合,以便打击违法犯罪。

2017年9月29日

检举人签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